竹本胧

算是存梗

比较不明所以的语c渣文渣的废渣小段子,大概是妹红自述

一)竹林一方死亡脑洞冬之死(2014.8)

         一切都没有变,冬日的确有这么寒冷。

         重复着冻僵冻伤冻死与睁开眼继续凝视着宛若空洞的白色轮回,风钻入怀中索求着温度,发出呜呜的声音。那里原本该有什么填着的吧。

         对,原本应该在那里的,某人的身躯。

         本该被她熨帖着的我的,低温的胸膛。想到那份温暖,已经接近静止的心脏开始发出机械崩坏般的鼓动之声。

         只有死才能治好笨蛋,但是我没法死去。

抱歉慧音,就这一会儿,让我再体验一下死在冬季的感受。

         我以为我可以像过去一样活下去,就像在遇到你之前那些遗忘了情感的日子,如同做梦一般地度过了三个季节,但是冬天埋伏在它们后面。在冷风吹进一直空给你的位置我赶不走它的时候。

          呐,慧音,我是不是该庆幸呢?感受不到伤痕的重量的我,可以在每个冬季吮吸着你留给我那些伴随着甜蜜的疼痛了。我活着的实感,你活过的证明。

(二)打工妹红,架空背景,梗源打工妹红手书(2014.8)

         打开车门,呼吸的白气悠悠地飘散进九点半的夜色之中,被有点转凉的天气透过工作装亲切拥抱着,揉搓着发凉的手臂有些后悔没多穿件外套,意识到的时候自己正这么想的时候差点笑出来。当不死鸟开始自然而然地思考保暖问题,也许自己成功了也说不定。

      开车,修电扇,一周六个店的外卖,时常有变动不过永远满格的工作,事实上一直都只是在扮演人类。这是面对无限延后的名为死亡的退休期,被开除出人类这个体制的倒霉蛋要无休无止干下去的工作。

       让自己有活着的错觉,不工作就会死的错觉(事实上能死掉就好了),有时幻想自己有个需要花钱养的恋人而在送外卖的路上爆发起来,一口气干掉缺席同行的工作,抱着两人份的豪华便当回去,打开公寓的门只有空空的抱枕横在乱摆满东西的榻榻米上。

       仇视人们的月亮像某个混蛋的瞳孔一样一直粘在身后,冷掉的烟的味道,渗进飘到脸上的头发里面。走夜路数着和夜空几乎同色的电线杆影子时候,会忍不住在这张和无聊上班族别无二致的外表下面回想起俗套怪谈一样的曾经。模仿着人们生活方式也无法获得他们那种可以轻轻松松回忆起来的过去,将来也是。不过至少能够试着做梦,在半真半假的拼死中忘记。

       打工仔藤原妹红,今天也在努力地生活着。